【盾冬】【芽詹】A little

双向暗恋

倔强 自尊心强的豆芽x超宠溺的巴恩斯哥哥

—————————————————————

首章

 

4
  他的家不大,但他拥有一间自己的小阁楼。
  卧室最能代表一个人了。深灰色的被子被整齐的叠放在床上,木质的学习桌上,只有一盏台灯和几张白色的纸。如同他这个人一样,干净,整洁,一尘不染。

  “我妹妹她今天去我爸爸家了,但你知道的,女孩儿总不希望别人碰她的东西,折叠床也不行。所以今晚我们恐怕需要在这张床上挤一挤了。”
  他伸出手指了指床铺。
  那可是张单人床,两个男生睡上去是真够呛...我的脸颊却抑制不住地迅速升温。
  但他似乎没有注意到。说让我随意,便转身出去了。

  他去哪儿了呢?
  我努力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坐在床上东张西望。但他很快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白色小药箱。

  “疼吗?”嘴角的伤口突然抵上了一根沾着黄色药水的棉签。
  虽然血已经止住了,但我肯定那个该死的迈克一定很恨我,用尽了全力,往我脸上来这么一拳。疼死了。

  他单膝跪在地上,抬起头,我正好对上他的眼睛。那双绿色的眼睛,在我的梦中徘徊了好久。
  我摇头。

  “打不过别人就赶紧跑吧,别傻站着当活靶子了下次。”他动作很轻,处理伤口的速度很快,似乎是经常做这样的事情。
  “跑?跑了一次,以后的千千万万次都会想着逃跑。有些事情是逃不掉的。”
  “那你也应该对自己有正确的评估。别那么不自量力。”他说这话时手中的力度稍微加重了些。
  “你生气了吗?”
  他没回答,低着头把用过的棉签收拾好,拿着药箱走了。

  我不该反驳的...
  如果他不是恰巧经过,或许我早就被打死了,还是在散发着恶臭的垃圾桶旁边。说不定这时蟑螂已经爬满了我的尸体,那些黑暗肮脏的生物都想要来分一杯羹。他说得对。

  “巴基...”我想要道歉。
  “我没有生气。马上就要到晚餐时间了,你准备准备下来吃饭吧。”
  我看着他的背影走远,内心更确定他是生气了。

5
  巴基这么阳光爱笑的原因,大部分也是因为这个家庭的氛围吧。
  他的妈妈笑起来很和蔼,饭桌上的氛围好似一家人正聚在一起吃团圆饭,让我感觉我好像很早之前就认识他的妈妈了。
  他的妈妈在医院工作,是个护士。这就是他处理伤口那么娴熟的原因吧。

  “你叫史蒂夫是吧?巴基他经常和我提起你呢。”
  他经常提起我?他怎么会注意到我呢?我们好像没有一个课程是相同的...

  我点头。心中难掩喜悦,只觉房间里的温度好像升高了...
  我低头,余光瞥向他,却发现他也在看着我,冲我笑。我忙收回视线,低头安静地吃饭。

  他妈妈的手艺真的很好,苹果派作为甜点烘烤得刚刚好。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里,多幸福啊。

6
  “巴基,你去收拾碗筷吧。史蒂夫,来,这里坐。”她妈妈唤我去到她身旁,我便走过去,拉开一张椅子坐下。
  他在收拾剩余的食物,在厨房里进进出出,我真想过去帮助他,可是我却连水龙头都够不到。

  “史蒂夫,你和你的妈妈说了今天的事了吗?”她慈祥地看着我,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脸颊,小心避开了伤口。
  那真是一双温暖的手,我能感觉到那上面岁月的痕迹,却无法抵挡它散播的温柔。

  我低下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不想让他的妈妈担心,所以...这是我们三个人之间的秘密!”他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掺杂着哗哗的水声,却依然听得清晰。他斜着身子,探出半个脑袋,可爱极了。

  “知道了!”她的妈妈也朝着厨房回喊了一句。
  “呀,史蒂夫,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不是发烧了吧?”
  我下意识地去摸额头,却被另一只手抢先了一步,湿湿的,带着水珠。

  “没发烧呀。”他疑惑地声音从我头顶上方传来。我的耳根子一定都红透了,我知道。
  “那他的脸怎么这么红?”话音刚落,那手便继续向下移,停在了我的脸颊上。快把它拿走吧,不然我真的要发烧了。
  “刚才回来的路上有风,我还是先带他上去休息吧。”说罢,我便被搀扶着起身,上了楼,好似自己真的生病了。但他的双手正搂着我,好像是一个拥抱,四舍五入就算是个拥抱吧。
  我只能低着头,专注地盯着每一级楼梯,盼望早些能躺到床上。

—————————————————————

我恨物理化学...

 

 

下一章

评论 ( 2 )
热度 ( 8 )

© 一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