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Almost Lover 无缘的爱人

首章

 

5

  I 'm trying not to think about you.

  Can't you just let me be?

 

 

  那天过后,巴基就彻底脱离了九头蛇。他不再是冬日战士,可因为他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愧疚与歉意盘旋在心上。夜深人静时,巴基会在噩梦中惊醒。他无法熟睡超过四个小时,而浅眠状态的他,和醒着没有区别。

 

 

  既然这样,倒不如睁眼做些什么。

 

 

  他从抽屉的最后一层取出一个布满灰尘的盒子。轻吹一口气,灰尘就散了,盒子原本的图案也显现出来。巴基温柔地打开盒子,里面装着许多东西。日记本被存放如此之久,封面和内页全都泛黄了。

  巴基用他的右手翻开那本日记,第一页就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

 

 

  明天就要上战场了,不知道小史蒂夫会不会有事。祈祷上帝,他可别出什么岔子,一直等我回来就好。

  ……

  等到战争结束,我们就可以搬到其他地方去生活了。我们一起。

 

 

  巴基低着头,盯着最后的那一行字。原来这就是曾经的巴恩斯所期望的。

 

 

  他又往后翻了几页,日记的中间夹了一张照片。

  那是美国队长穿着他独特的制服敬礼的样子。照片中的他笑容灿烂。从盾牌就可以看出,那时候的美国队长还是到处去跑场做文艺汇演的小傻子。

  与此同时,巴恩斯正在前线作战,他英勇无畏,好像随时准备为了他的国家贡献出生命。

  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来结束这场可怕的战争。

 

 

  巴基放下那张老照片,对着照片上的人缓缓抬起右手,对着他敬了一个礼。就像很多年前,巴恩斯和史蒂夫分别时敬的那个礼一样。

  只不过那个时候的巴恩斯戴着军帽,穿着整齐的制服,头发是利落的短发,没有满脸的胡茬,眼神中是对未来憧憬的喜悦。

 

 

  今昔非比。

 

 

6

 

  So long my luckless romance.

  My back is turned on you.

 

 

  巴基就住在他这间不大的出租房里。

 

 

  每个夜晚,他都会梦到那天的那个场景,他对着史蒂夫开枪,然后整个世界就变得漆黑一片。

 

 

  记起从前一切的巴基常常想,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史蒂夫没有注射血清,或是自己在摔下火车时就已经死去,是不是结局就会改变呢?

 

 

  放眼望去,窗外密密麻麻的建筑还有之前双方交战留下的痕迹。那些人类无法解释的未知的力量,差点儿毁了他们。

  只是建筑物可以很快被修复,生命却不行。

 

 

  巴基去到集市上买了一本新的本子,顺便还给自己捎带上了一些李子。酸酸甜甜的味道,是他最喜欢的。味蕾还能尝到味道,说明他确实还活着,作为一个人类。

 

 

  回到家后,他将李子洗干净,装入一个大碗里,把它端到了写字台上。

  在用纸巾擦干双手后,巴基拿出今天新买的本子,又从笔筒里抽出一支笔。

 

 

  他低下头认真地书写着,时不时拿起旁边的一颗李子咬上一口。

  他用笔将脑海中现存的记忆努力记录下来。巴基在纸上写下了自己能想起来的,曾经被自己杀害的人的名字,以及事件发生的时间与地点。

  手中的笔不断地移动,字很快就占满了一面。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头有些疼。

  他内疚,难过,但这是最好的方法。

 

 

  一大碗的李子逐渐见了底。一整个下午,巴基花了一整个下午,再加上他回忆的时间,才差不多完成了记录。

  由最近到最远。他一点一点地回忆,企图记起曾经的所有事情。

  

 

  巴恩斯很温柔,他笑起来,眼角弯弯,嘴角轻挑,整个布鲁克林的女孩儿们都被迷住了。

  巴恩斯很善良,他甚至不舍得下手杀死一只蚂蚁。

  巴恩斯很勇敢,他总会冲在前线,不顾一切炮火的攻击。

 

 

  想到这里,巴基笑了。

  原来以前的自己,是这个样的。

 

 

  可是谁又想得到,巴恩斯很爱史蒂夫。

  他一次又一次的保护他,即使当时的史蒂夫还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豆芽。可巴恩斯愿意和他作伴,与他玩耍。

  巴恩斯看史蒂夫的眼神里充满了爱慕。他会给那个小豆芽制造机会,给他介绍女孩子。他说他会一直跟随他,直到永远。

  七十年如一日,从从前那个多情潇洒的巴恩斯,到现在这个孤单落魄的巴基。他的死亡甚至被记载在了博物馆里,但四目相对的瞬间,却又重新坠入那个暗无天日的深渊。

 

 

  眼泪落下来,滴落在纸上。他刚写下去的字因为泪水变得模糊。

  巴基放下笔,抬起右手,轻拭掉脸上的泪水。

  也好,就当作是一个新的开始了。

 

 

  那我该怎么办呀。

  这都是上帝的错。

 

下一章

评论
热度 ( 5 )

© 一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