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

粉丝超过关注了诶 开心

【Stucky】Alomst Lover 无缘的爱人

首章

 

 

2

  You sang me Spanish lullabies.

  The sweetest sadness in your eyes.

  Clever trick.

 

 

 

  这次的任务似乎比以往更艰巨。

  因为朗姆洛一再嘱咐他遇上了目标千万别犹豫,不要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就连自己的顶头上司——皮尔斯,也给自己换了最新的装备。

  巴基深知这次任务的重要性。所以他一遍又一遍,仔细地擦试着他的新武器。    

 

 

  他是一个狙击手。一般来说,作为一名狙击手,只需要找到一个有开阔视野的地方,耐心等待猎物上钩就好,但这次,他却需要自己亲自上阵,面对面和敌人战斗。一想到这个,巴基就兴奋不已。

 

 

  在扯掉了自己目标的队友的一边翅膀后,巴基更兴奋了。他嘴角勾起轻蔑的笑。

  这可比往常待在一个地方无聊地等上一个小时甚至大半天要刺激多了。

 

 

  金属臂借助栏杆的力气,巴基翻越到了航母的铁桥上。他的对面站着的那个男人,想必就是自己的目标了。

 

  

  “收手吧,巴基。会有很多人死的。”对面的男人喋喋不休地说着,他每说一个字,都会加重巴基脑袋混乱的程度。

  他怒视那个不停在说废话的男人,左手摸索到了身侧的小刀。他受够了,此时此刻,他只想让那个男人闭嘴。

 

 

  他手持小刀朝着目标胡乱攻击着,男人攻击的力度仍留有余地。于是,这样惺惺作态的结局就是势均力敌的两人一同摔下了铁桥。

  巴基找到了机会,将男人视如珍宝的芯片抢了过来。他得阻止他,那是巴基此时脑子里想的唯一的事情,以至于当那个力气大得令人发指的男人差点拧断他那一只正常的右手臂时,巴基也没有松手。

  右手一起装上金属臂也没什么不好的,他咬着牙想。

 

 

  可是自己还是失败了。

  目标太过于顽强了,就算是腹部被子弹射中,鲜血不断往外冒渗透超级英雄的专属服装,他也没有放弃。

  而自己不但没能完成任务,还被压在了这该死的航母的某个部件下,动弹不得。这一点儿都不刺激,巴基有点儿后悔。但他还是努力地想把自己身上的东西移开,可因为刚才的打斗,身上的伤口开始抑制不住地流血,以至于他的努力全是徒劳。

 

 

  巴基怎么也没想到,救了自己的人竟然会是自己的目标,更何况给了那人一枪使他捂着腹部颤颤巍巍努力站稳的人正是自己。

  

 

  既然你自己送上门,那我就不客气了。

 

  

  好不容易站起来,巴基几乎花费了全部的力气,结结实实地冲男人脸上来了一拳。男人捂着流血的腹部,趔趔趄趄地差点摔倒。

 

 

  “我们从小就认识……”

  男人又张嘴说了什么。每一个单词都像是一个咒语,巴基用力甩了甩头,试图使自己清醒一些。

  “闭嘴!”自己的方法一点儿用也没有,于是他干脆又给了男人一拳。他想把那个男人的牙齿都打断,好让他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我不会和你打的。”男人放开了左手,他手中的盾牌径直掉了下去,掉进了水中。

  巴基看着男人的动作很是不解,如果没有那个盾牌,自己绝不可能失败,可现在,男人却把他的“护身符”亲手丢掉了。

 

 

  那只是你的目标,冬日战士。

 

 

  巴基一拳接着一拳往男人脸上砸。  男人的脸像调色盘似的,一块儿青一块儿紫。

  纵使自己的半个脑袋已经到了航母的边缘,男人也没有还手,就任由这要命的拳头如雨点般落在自己的脸上。似乎对于男人来说,只要面前的人开心,他打多少下,下手再重都无所谓。

  如果这样就能弥补我之前的过错,那就算是我彻底失去意识也无所谓。

 

 

  “你是我的任务。”巴基的心猛烈地跳动着,盯着眼前任凭自己随意处置的男人,他下手的力道却一次比一次轻。

  “那就完成它。”男人连开口说话都变得吃力起来。他看着巴基,蓝色的瞳孔里充斥着无尽的悲伤。

  或许是因为这一句话,那个已经举起的拳头,再也无法落下。

 

 

  那种窒息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冬日战士的心,从没有跳得如此快速过,好像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眼睛已经通红,眼角不知不觉冒出了一颗小水珠。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呢?巴基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经验丰富身经百战却对一个初次见面的敌人心软了。那东西是眼泪吗,不,不可能,冬日战士从来不流泪。

  

 

  子弹穿过金属臂,一阵狂风,将巴基的长发吹得混乱。他眼神呆滞,不过也没人会看见了。

 

 

  混乱之中,男人试图抓住他。可只有仅仅一秒钟的时间,那还未握紧的手就松开了。他的指尖滑过巴基的手掌,然后失重的感觉便洪水般地袭来。

 

 

  男人被一架直升机救走了。

  航母炸毁。

  

 

  彻底瓦解的航母像烟火在晴空中绽放,稍纵即逝。碎片与残骸纷纷落入水中。这儿像是刚经历过一场地震海啸。

  

 

  冬日战士没有挣扎,他张开手臂,好像在享受着最后的,风从指缝中穿过的感觉。

  那一滴未流出的眼泪,随着它主人的坠落,融进了水中。

 

 

  史蒂夫得救了。

  他的眼角已经肿得不成样子,在他彻底昏过去之前,史蒂夫用坚定地语气说道:“请一定要救巴基。”

 

 

  娜塔莎快速点了点头,拿出棉签为他的伤口消毒。

  史蒂夫的脸颊湿湿的,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

 



下一章

评论
热度 ( 5 )

© 一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