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

粉丝超过关注了诶 开心

【盾冬】Love is Devil

  △OOC预警/黑化盾/囚禁play

  准备好了吗...
 
—————————————————————

 

  头痛欲裂。
 
  巴恩斯睁开眼睛,却不大能看清楚眼前的景象,甚至出现了重影。
  房间里很黑,还弥漫着一股尸体腐烂的臭味与血腥味。
  他抬头,看到一双黑色皮鞋,视线向上移,那是一个男人。太黑了,以至于巴恩斯看不清他的脸,唯一能够看清的男人的特征,就是那头即使在黑暗下也依旧扎眼的金发。

  巴恩斯记不大清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也不知道男人绑架自己的原因。
  大概几个小时前(凭借他的直觉断定),他正坐在女友家的沙发上。他们在商量订婚的事。事情谈妥,他便离开了,可是他刚推开门走出去,就失去了意识。

  “你是谁?”巴恩斯试图让自己坐起来。他双手手掌撑着水泥地,手指尖甚至沾上了一些血迹。
  他失败了,因为他的双脚被铁链紧紧地锁住,那个男人像是给他打了什么麻醉剂,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他不死心地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正被一些铁笼子包围着。笼子里装的是人,她们的脸都被利器划烂了,有的人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此时此刻,脑海中突然涌现的想法令他倒吸一口凉气。

  全是女孩,全是那些失踪的,被新闻报导过的女孩。可巴恩斯却十分困惑,自己又不是女孩。
  他绑架我的目的是什么呢?他难道也对男人感兴趣吗?

  男人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吓了巴恩斯一大跳。那个脚步声令他害怕,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抬头。”此刻,男人正站在离他不到半米远的地方。巴恩斯好不容易坐起来,他直视前方,看到了男人一尘不染的西装裤。
  他没有抬头,男人却也没有催促,而是耐心地等待着。
  巴恩斯转头看向右边铁笼里的女孩,禁闭双眼,像是在下什么伟大的决心。
  他终于缓缓抬起头,男人站在房间里唯一的灯下,白色的灯光显得他的皮肤更白,金发更耀眼——他看到了,那张他永远也不会忘记的脸。

  巴恩斯吸了吸鼻子,确保自己的眼泪不会流下来。他很快低下头,然后叫出了那个名字。
  “史蒂夫...”他的内心五味杂陈,再见到昔日的好友,竟是以一种这样可悲的场面。
  尸体腐烂的臭味钻进他的鼻子里。巴恩斯想吐,胃里翻江倒海,不知道究竟是因为面前的人,还是那些令人难受的臭味。

  记得一周前,他和女友正在饭厅里吃着晚饭,突然,一条新闻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近日,我市警方已连续接到三起失踪案,失踪者皆为年轻女孩。据调查,三起案件的嫌疑人均为同一名男性……”

  “杀人犯都应该下地狱。”正在拌意面的艾米丽说。
  “或许,她们还没死呢。”巴恩斯嘴里含着一口白开水,含糊不清地说道。
  “没死...难道你还指望那个变态会放她们回来吗?”艾米丽生气地敲了一下桌子。
  “恩,像他那种绑架年轻女孩的人,哦不,所有对女性不尊重的男人都应该下地狱。”他看到艾米丽笑了,才拿起叉子,享受起这丰盛的晚餐。

  巴恩斯不解。不仅是因为史蒂夫完全变了,还因为他找不到任何理由来说服自己,史蒂夫竟然会做这种事情。

  “你会杀了我吗?”他思索许久,问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不会。”史蒂夫很快回答道。他或许都没有思考,像是潜意识的回答。
  巴恩斯还想说什么,但史蒂夫却蹲下来,伸出右手,轻抚他的脸颊。手指缓缓上移,沿着鬓角一直到头发才停下。
  “任何人都别想得到你,你只属于我。”话音未落,史蒂夫低下头,嘴唇附上他的额头,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我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史蒂夫解开了他的脚链,随后又以新郎抱着新娘的姿势,将巴恩斯带到了另一个房间,“这是你应得的。”

 

  巴恩斯坐在房间正中央的床上,捂着嘴说不出一句话。暖黄色的灯光照得整个房间都温暖了起来。熟悉的家居,甚至连摆放的位置都一样。
  差不多十年前的布鲁克林,两个情同手足的小男孩。那个棕发的,高大的男孩子总是将金发的小男孩抱在怀里,度过一个又一个的严冬。
  他们彼此依靠,相依为命,直到那个金发男孩突然的离开……他被人领养了,他们将他与他分开了。

  这一切对于巴恩斯来说,已经超越了梦境。

  “喜欢吗?以后你就住在这儿了。住在我的房间里,哦不,是我们的房间。”史蒂夫突然咧开嘴笑了,巴恩斯沉溺在他的笑容里。从前,在史蒂夫仍比自己矮的时候,他会经常抬头望着自己,咯咯地傻笑个不停。那样的笑容,照亮了他整个阴暗的童年
 
  “我爱你。所以别想着逃跑,我不想伤害你。”临关门前,史蒂夫说道。

  巴恩斯一直待在这间房间里,史蒂夫一到饭点就会推门进来为他送上美味的饭菜。如果忽略楼下地下室偶尔传来的女孩的尖叫声,这一切还是很美好的。
  史蒂夫每天都会抱着他入睡,小孩子似的钻进他的怀中,一遍又一遍地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那个只有史蒂夫才能叫的名字。

  窗户是黑色的,上了锁,巴恩斯无法分辨白天或是黑夜,只能听见外面在下着大雨,雷声让他想起了害怕打雷的艾米丽。
  她现在好吗?是不是在为我担心呢?

  “巴基,在想什么呢?”史蒂夫悄无声息地走进来,从背后抱住了正在沉思的巴恩斯。
  “我在想...”巴恩斯在考虑要不要说出她的名字,他不能害了她。
  “你可以告诉我任何事。”巴恩斯转过身,对上史蒂夫真诚的双眸,着魔似地全向他坦白了。
  “我以为你都快忘记她了。”那双原本清澈的蓝眼睛瞬间染上了嫉妒般的血红。
  巴恩斯低下头,不敢看他。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绑架那些女孩子。”他在颤抖,或许是因为害怕,或许是因为绝望。
  史蒂夫紧紧地抱着他,一只手不断抚摸着他的后脑勺。
  “因为你只属于我,任何人都不可以碰你。”

  巴恩斯不知道现在是否是黑夜,但史蒂夫让他去床上睡觉,于是他照做了。出乎意料的是,今晚史蒂夫没有抱着他睡觉,甚至他都没有在这间房间里。
  史蒂夫的那句话一直盘旋在巴恩斯的脑海里,他闭上眼睛回忆,突然想起他被关进来的第一天,那个铁笼子里的女孩,睁着她的大眼睛,失魂地望着前方。
  他突然明白了一切。
  史蒂夫那种病态的占有欲,终究会使他走向毁灭。

  巴恩斯拉开被子,打开床头的台灯。他靠床坐着,在想些什么。

  最终,他还是推开了那扇木门。
  走廊很黑,没有开灯。地下室里传开的惨叫声令他心疼,难过。他没有忘记史蒂夫说的话,但他总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就像曾经他看着那辆加长林肯离去的时候,他还幻想史蒂夫只是被带出去玩了,第二天他会回来的。

  巴恩斯小心翼翼地走下楼梯。闪电透过玻璃窗户直射进来,巨大的别墅,如同恐怖片里的场景,让人心悸。
  他的手心全是汗,但至少目前史蒂夫还在地下室,他还没有被发现。只要打开那扇门,这一切就该结束了。

 
  巴恩斯颤抖地握着门把手,就在他终于压下它的那一刻,因为自己能够解脱的那一,那个温柔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你要去哪儿?”史蒂夫说。
  脚步声渐渐逼近,那种侥幸的心理却仍然存在。
  “上帝啊...”巴恩斯小声地嘟囔。尽管双手不停地压下门把手企图打开门,但那扇门却锁得严严实实,怎么也无法被打开。
  侥幸终究变成了绝望。

 

  巴恩斯醒来的时候,他又回到了最初的地方。那间充斥着血液与恐惧的小房间。
  他看到头顶上的点滴瓶,很快又晕了过去。


—————————————————————

 

  “施密特先生,合作愉快。”男人伸出手,主动与自己的合作对象握了握手。
  待那扇玻璃门关上后,休息室里走出来一个男人。
 
  “吃醋了?”
  “是的。”
  “好吧,没有下次了。”

  史蒂夫俯下身,吻住了轮椅上巴恩斯苍白的双唇。
 

评论 ( 10 )
热度 ( 24 )

© 一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