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

粉丝超过关注了诶 开心

【盾冬】搭讪(绝对小甜饼)


宇宙第一詹撩撩!!

写在前面:
回家路上脑内的一个梗。
避免不了的ooc注意——
巴基有特殊爱好请注意!!(很正常的爱好。)

————————————————————

  巴基今天心情不错,因为他终于把这个月的最后一篇稿子交了上去。天知道,不用再被娜塔莎唠叨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所以巴基决定在下一个月到来前,给自己放个假,顺便给自己剪个新发型。他望着自己那已经长到肩膀的棕黑色头发叹了一口气。

  不过虽说他对自己的发型可能没什么太大的要求,但胡子却是几乎每天都要刮。对此,巴基是这样解释的。“如果我这个月没按时交稿,我就会被炒鱿鱼。但是凭借着我的这张脸,一定还能有一番大作为。所以什么都可以毁,就这张脸不行。”

  此外,作为一个宅男,他还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口红。当人们看到一个男生使用口红,或者听说他喜欢这“女孩子才会用的玩意”,他们就会露出蔑视的神情。然而巴基却不这么认为,有谁规定了男生就不能涂口红的?那女生还都应该留长头发呢。

  这也是巴基写稿子的话题之一。

  当他终于涂好自己让娜塔莎代购的ysl限量版时,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自己的窝。

  当巴基打开门的一瞬间,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抬起手捂住了眼睛。天呐,这阳光真刺眼。虽然天上乌云密布,但对几乎很多年没出家门,还顺带把窗帘也拉上的巴基来说,这光线真是太刺眼了。

  巴基顶着一头凌乱的长发来到理发店,要求理发师把自己的头发剪短。这期间那位理发师一直在念叨,“哎呀,小姑娘,你这长发多好看啊,剪了多可惜啊。”
 
  这世界上有还我这样身材高大的小姑娘??巴基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但他没有说话,因为和傻子说话是会拉低自己的智商的。

  在巴基就快要睡着时,那位理发师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剪刀,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自己弄完了。理发师看着镜子里自己的作品,颇为满意地点点头,说道:“这小姑娘剪了短发还挺俊。”

  巴基忍住了自己想挥拳头的冲动,付好了钱就匆匆走了出去。

  看着主街道上的旧建筑物已经被新开的奢侈品店替代,巴基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布鲁克林什么时候变化这么大了?我不过就是两年没出家门,怎么连那条小巷子都消失了?

  就在巴基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晃悠时,一个男人引起了他的注意。或者你可以说,是那个男人的嘴唇引起了他的注意。巴基很确定那个男人涂了口红,而且那号色还是自己最喜欢的颜色之一,比tf的89ryan要深那么一点点。于是完全被吸引了的巴基决定走到马路对面,询问那个男人他口红的号色。

  当他已经准备好要问出口的话时,那个金发男人突然转了个身,回头看着他。被盯着的巴基浑身不舒服,一时忘记了自己想说的话。

  一时间,似乎整个布鲁克林的主街道都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谢天谢地,那个金发男人先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额...那个,我...方便告诉我你口红的色号吗?”
 
  “什么口红?”那个男人摆了摆手,“我是男孩子,不涂口红的。”

  巴基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不可能,你一定涂了口红。”

  “我真没涂。”

  巴基盯着他那双勾人的蓝眼睛,向前迈了一步。他弯下腰,揉了揉眼睛,然后紧紧盯着金发男人的嘴唇。此时他们俩的距离不超过竖着的一根手指头。

  金发男人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大步,差点被身后的消防栓绊倒。

  “嘿,哥们,我真没涂什么口红,不信你看。”说完,他用手使劲地在自己的嘴巴上抹了一把,然后将手伸到巴基面前,想证明自己。

  他手上确实没有口红的痕迹。

  巴基用他深邃的绿眼睛将金发男人全身上下扫描了一遍。他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不可能”。

  “那可能是你涂的口红容易干,它已经深深地附在你的嘴唇上面了,擦不掉的。”

  “……”金发男人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要知道一个能够脱身的方法。

  与此同时,巴基正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餐巾纸,擦掉了自己嘴唇上的ysl限量版,然后转身将那团纸投入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然后他做出了一个异常惊人的举动,这举动足以使来往的路人都停下脚步,瞪大眼睛,张大嘴巴。

  巴基把自己的嘴唇附在了金发男人的嘴唇上。还用力蹭了蹭,像是要把对方的嘴唇占为己有似的。还像是某种动物在自己的领地上做记号。

  ……

  那金发男人先是瞪大眼睛,然后整张脸立刻红得像一只大龙虾。如果不是他穿着长裤和长袖,说不定你会发现他就是一只“大龙虾”。

  “你,你...”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就只好亲自将这个号色保存下来,回家之后再慢慢查喽。喂,你脸怎么这么红...你该不会是第一次和别人嘴对嘴吧?”巴基在心里窃笑。

  “我...”

  然后巴基便转身走了,只留下那个金发男人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可是还没走出去多远,他却又折回来。

  在金发男人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下意识低头掏口袋时,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
 
  但在巴基向他隔空投过来一个不明物体,他接住,发现那是自己的手机后,金发男人的大脑又再一次当机了。

  “我发现我刚才根本什么都没蹭上去。”巴基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如果你哪一天愿意告诉我了...我的联系方式已经存在你手机里了,我叫巴基。”

  然后巴基再一次转身离开了。这次他是真的走了。

  “我叫史蒂夫...”当金发男子终于反应过来时,巴基已不见了踪影。

  他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傻笑了起来。

  试想一个高大的金发男人摸着自己的嘴唇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傻笑,是一件多滑稽的事情。哦,旁边还有一个红色消防栓。

番外:
  “我怀疑你是故意吻我引起我的注意的。”这已经是史蒂夫望着桌子上堆满的口红第二十次叹气了,“你肯定早就调查过我。”他看着巴基,露出了一个“凶恶”的眼神。

  “不存在的。”巴基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我只是单纯的被你的唇色所吸引。再说了,钱这种东西,谁没有啊?!”

  史蒂夫再次将视线转移到了那堆口红上,随意地拿起其中一支,似乎想要研究研究这只口红到底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你你你,你放下它,有本事冲我来!”当巴基看到他拿起的那只是自己漂洋过海,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凌晨五点就到商场门口排队才抢到的限量版时——他立刻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惊恐地瞪着他的大眼睛,不停地冲史蒂夫摆手。

  史蒂夫知道这是他的宝贝,便识趣地放下了那支比自己还珍贵的口红。然后朝巴基走了过去……

 

  “史蒂夫...啊...你不要脸...”

  “是你自己说让我冲你来的。”

  “恩...那你要给我买ysl新出的那款...”巴基的狗狗眼让史蒂夫更卖力了。
 
  他的双手紧紧锢着史蒂夫的脖颈,绿色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史蒂夫的嘴唇。唇色还是一如既往,于是他情不自禁地凑上前去,小狗似地轻舔着那一开始就将他吸引的“罪魁祸首”。

  “...买买买。”你要星星我都能给你摘下来。

————————————————————

写在后面:
如此短...还自己不要脸的写了个番外。
这和我脑内的梗好像不大一样....
写作业写到手肿了,于是就产出了这篇……
我可能不太适合自己产小甜饼。QAQ
……























既然你已经看到了这里那就给一颗小心心怎么样
(灬ꈍ εꈍ灬)

 

 

评论 ( 4 )
热度 ( 104 )

© 一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