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

安静吃粮。

摩城魅影:

神器在手,天下我有!
抢钱!抢粮!抢巴基!

转载自:Avengers

“小史蒂薇,站在原地乖乖等我回来。”

好看极了!!
赞美太太
@Erix

和巴基先生表白的正确方式


╮(︶﹏︶)╭并没有

1.磨磨唧唧型❌
大盾:吧唧,我……
巴基:谁他妈是吧唧━┳━ ━┳━

2.不同次元型❌
大锤:吾友吧唧,我心悦你
巴基:听不懂,滚:)

3.太过凶残型❌
洛基:吧唧!和我在一起吧!我一定会对你好的!一定会好好爱护你的肾的!
巴基:(╬◣д◢)

4.闺蜜型(√丶)
查查:吧唧,你想和我一起去逛街做发型吗?走吧走吧
巴基:我……(´-﹏-`;)好的吧。

5.霸道总裁型❌
绿绿:吧唧,想要什么?买买买!
巴基:等我先想起来自己是谁先再说吧。

6.太过热情型❌
我:啊啊啊啊啊吧唧哥哥嫁给我吧!I WANNA SLEEP WITH U!
巴基:😱

7.废话太多型❌
小蜘蛛:吧唧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我真的特别喜欢你从我见你的第一面起就喜欢你了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巴基:你说啥?

8.直男癌型❌(我是爱托尼的!)
屎大颗:吧唧,你是不是又胖了。这么胖还吃那么多芝士汉堡。如果你和我在一起的话,我会给你办一张健身房的会员卡哦。
巴基:哦,呵呵。

9.异常中二型❌(我对中二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老万:吧唧!如果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可以把体育场给你当戒指!把金刚狼的爪爪拔出来给你挠痒痒!P. S. 我的金属回收站和英国的古堡一样好看!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巴基:(-ι_- )不。

总结:想要和巴基先生表白,你一定不能磨磨唧唧太过凶残霸道总裁异常中二太过热情废话太多。一定要在同一次元 非直男癌。

  所以还是和巴基哥哥当闺蜜吧!

  (•́ω•̀ ٥)

这个梗太萌辣
反正我是过不去了。

shang★Stucky:

好吧,連RPS都不需要我們了。
ps.桃包胸前亮點((我內心是崩潰的

【盾冬】《城管队长执勤中竟对小贩一见钟情,当场单膝下跪用99颗李子求爱》

哈哈哈哈哈

夕阳下奔跑的腿毛大叔:

  【盾冬】《城管队长执勤中竟对小贩一见钟情,当场单膝下跪用99颗李子求爱》


    给@云鲤鲤鱼太太的投稿!有没有好心人能帮忙@一下,我的@好像不对劲了……






   昨日上午,城管大队队长罗杰斯在执勤过程中,与水果小贩巴某发生激烈冲突,无意间拉下了对方的红色头巾,目睹巴某真容后,城管队长竟对其一见钟情,立即单膝下跪,并从水果摊上拿取了99颗李子向对方求爱,引得群众纷纷围观拍照。


   据城管队队员娜某介绍,在对例行检查过程中,队长罗杰斯发现巴某摊位上的李子奇大无比,色泽艳紫光亮,但此时并不是李子上市的季节。怀疑对方使用了膨大剂、催熟剂等,对人民身体健康造成极大威胁,要求对方跟其去质监局进行检验,遭到巴某断然拒绝和拳脚相向,双方随即打得不可开交,此处略去娜某对打斗过程约5分钟描述及动作分析心得,在一次大动作中,城管队长罗杰斯一把拉下了巴某的红色头巾。


   离现场较近的队员鸟某对现场进行了更为详尽的描述。据他回忆,当看到对方长相的一瞬间,罗杰斯眼睛睁大,嘴唇无意识地开合,呼吸变得急促,面部涨红,很明显他体内的肾上腺素、多巴胺和睾丸激素都在急速增加,神情明显恍惚起来,直到对方直接一拳锤在他胸肌上才重拾理智。之后队长转身扑向水果摊,抱起一捧李子对着巴某单膝下跪,并深情告白:“Bucky, I a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他这一突然行为不仅惊呆了围观群众,被告白的对象也万分惊诧,在丢下一句“Who the hell is Bucky? ”后逃离现场。
   记者随后采访到了当事人城管队长罗杰斯,队长情绪激动,反复向记者强调,他对巴某并不是一见钟情,事实上他们是青梅竹马,在布鲁克林的一个果园里一起长大,感情很深。他们甚至同生共死,在某次别村男童携恶犬入侵果园进行掠夺时,为了保护国家财产安全,他与入侵者展开了殊死较量,就在他“暂处下风”时,巴某“有如神兵天降”,救下了他。这一切有他屁股上被恶犬咬出的伤疤为证。但记者提出的要查看伤疤的合理要求,被队长断然拒绝。


   然而可惜的是青梅竹马一点并没有得到另一当事人的承认。经过多方暗探和热心群众提供线索,记者终于找到了巴某的暂居地,令人遗憾的是,巴某对于记者的采访表现出了极大的抗拒,并采取将李子扔出门外和大喊“Who the hell is Bucky!”等方式阻止记者进门。
记者对这种漠视民众知情权的行为表示愤慨,并选择将巴某暂居地地址匿名发送给城管队长罗杰斯的方式作为警告,望广大读者引以为戒。


   本报将持续关注后续情况。


(记者:队长迷妹)


  

【盾冬】搭讪 番外2:史蒂夫的作死计划

没想到居然有小可爱想看番外!!
好的 满足你

————————————————————

  在巴基第无数次因为要去抢限量而离开自己,留下自己一个人独守空房后,史蒂夫终于忍不住了。

  他因为一个星期都没能见到巴基而心烦意乱。

  早上起来下意识去拥抱身边的人,却发现身侧空空如也。一想到这里,他额头上的痘痘就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于是——史蒂夫想了一个好主意。一个绝对能让巴基立刻回到自己身边的好主意。

  他先是拿出手机给他亲爱的巴基发了一条信息。
 
  『宝贝,今晚有空吗?我想你了,我们视频吧。』
 
   大概过了十分钟,对话框才出现了一条新信息。

  『恩...本来是没有的,但既然你想我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吧。』

  勉为其难??我的地位现在真的是越来越低了。史蒂夫盯着那条信息,心里更肯定了他接下来的计划。这不仅仅是一次行动,更是一场战争,一场决定他能否提升自己地位的战争。以及——他额头的痘痘是否能因此消失的一场恶战。

  于是他动动手指,回复了以下这条信息:

  『好的宝贝儿,晚上八点一定要准时上线哦。( ˘ ³˘)♡』

  大洋彼岸的巴基看到最后的颜文字,嘴角抽搐了一下。要知道,他和史蒂夫认识这么久以来,他可从看见史蒂夫使用过一张表情包或者一个emoji。他活得就像是个还生活在上个世纪的老人家。

  可是今天那人居然给自己发了一个颜文字——事情没那么简单。

  不过他也没多想,因为正前方的时钟已经指向了十二。他可不能错过这场发布会!

  于是巴基几乎是以那个一千米世界冠军快银的速度冲出了休息室。

————————————————————

  漫长的八个小时终于过去,史蒂夫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向巴基发送了视频邀请。

  这期间,他一直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

  史蒂夫,这可关系到你的地位,不能怂,就是干。

  在等巴基同意的过程又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终于,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自己的手机屏幕上。

  今天的巴基涂了一支史蒂夫没有见过的新色号,他的嘴唇看起来就像水蜜桃一样,让人忍不住咬一口。

  我的巴基还是那么好看。史蒂夫不禁勾起嘴角。但转念一想,凭什么他过得如此滋润,自己却在家里像个怨妇一样,还长了好多痘痘。
 
  于是史蒂夫露出了他那个可以迷倒几乎全美国少男少女的微笑,向巴基说了一句“晚上好,亲爱的”。

  巴基想不通为什么今天的史蒂夫格外热情,就像泰迪进入了发情期一样。于是他回以对方一个同样迷人的微笑,也说了一句“晚上好,亲爱的”。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屏幕中的对方,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但史蒂夫带着笑意的眼神中却透露出一种要将人吃掉的感觉。

  巴基突然觉得有点冷。直到自己的肩膀上多了一只手。

  史蒂夫先是看到巴基的左肩上搭了一只手,然后那边镜头就朝着天花板了。

  那样的手分明就是女人的手。如果再不实行计划,他的巴基真的就要离开他了。

  “巴基,亲爱的!”他对着话筒喊了一声,“你还在吗?”

  过了一会儿,巴基的脸才再次出现在屏幕上。“不好意思,刚才有点事。”

  史蒂夫盯着他,眼睛里的怒火都快要冒出来将手机烧掉了。

  于是他站起来,走到了巴基的化妆台前,将手机镜头对准那些占据了整张桌子却又摆放得很整齐的口红。

史蒂夫拿起了那支被巴基保存得很好,至今都没有怎么被使用过的口红,温柔地说道:“你最喜欢的,是这一支吧?”

  但在巴基看来,这就是威胁人的语气。于是乎史蒂夫看到了巴基惊恐的眼神。

  “你给我放下!史蒂夫。”巴基眼睛都瞪直了,“再不放下我就报警了!”

  “警察可不会为了一支口红而将我抓起来。”于是史蒂夫得寸进尺地打开了口红的盖子。

  “你再不放下我就杀了你!”巴基看着他的动作,咬牙切齿地说道。

  “巴基,”史蒂夫突然变得认真起来。他将那支口红放下,向前走了一大步,站得比电线杆还笔直。他将摄像头对准自己,用严肃的语气说道:“如果我和它同时被坏人抓走了,你会救谁?”

  巴基听完后陷入了沉思。老实说,他的第一反应是救口红,毕竟它真的太好看了,无论是包装还是色号。但是……史蒂夫也好看,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支口红还是他给自己买的……

  “我救你。”在经历了内心的挣扎后巴基冲史蒂夫露出了一个委屈的眼神。

  反正他也不会和它同时被坏人抓走的对吧。

  听到巴基这么一说,史蒂夫心里终于大雨转彩虹,就差没冲到阳台上裸奔了。

  可就在这时——那只巴基最喜欢·甚至不舍得用·包装精美·色号好看的口红因为史蒂夫兴奋地一跺脚掉到了地上。它甚至连盖子都没来得盖上盖子……

  史蒂夫也想着要去救他,事实上他也那么做了。他向它义无反顾地冲了过去。不过,意外总是如此自然又惊喜地发生了——史蒂夫滑了一跤。

  但他在自己快要摔倒之际机智地扶住了化妆台的一角,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然后那个“化妆台的一角”就和他一起向下,掉了地上,里面的口红因此散落了一地。

  这回连超人都救不了我了。史蒂夫绝望地想。

————————————————
 
  对方摄像头实在太晃,巴基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在他听到那一声巨响后,他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史蒂夫?你还好吗?”他关切地问道。

  “我……”

  史蒂夫缓慢而小心地将他身上幸存的几只口红拿起来放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

  “巴基……我好像做错了一件事……但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下史蒂夫连将摄像头对准自己的勇气都没有了。

  聪明如巴基。他知道自己那不祥的预感成真了——

  “史蒂夫!我要杀了你!”

  于是这回——史蒂夫不但没把他额头上的痘痘消掉,还为自己多赢得了几个带颜色的图案。嘴角有一个,左眼眼角有一个,但右眼的那个最吓人。

  史蒂夫发誓,他这一辈子都不要再靠近巴基的化妆台了。

————————————————————

感觉写了超久才进入正题……
狗血的摔烂口红的剧情就忽视吧……

番外快赶上正文那么长了QAQ

希望小可爱喜欢 @是艺璇啊

【盾冬】搭讪(绝对小甜饼)


宇宙第一詹撩撩!!

写在前面:
回家路上脑内的一个梗。
避免不了的ooc注意——
巴基有特殊爱好请注意!!(很正常的爱好。)

————————————————————

  巴基今天心情不错,因为他终于把这个月的最后一篇稿子交了上去。天知道,不用再被娜塔莎唠叨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所以巴基决定在下一个月到来前,给自己放个假,顺便给自己剪个新发型。他望着自己那已经长到肩膀的棕黑色头发叹了一口气。

  不过虽说他对自己的发型可能没什么太大的要求,但胡子却是几乎每天都要刮。对此,巴基是这样解释的。“如果我这个月没按时交稿,我就会被炒鱿鱼。但是凭借着我的这张脸,一定还能有一番大作为。所以什么都可以毁,就这张脸不行。”

  此外,作为一个宅男,他还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口红。当人们看到一个男生使用口红,或者听说他喜欢这“女孩子才会用的玩意”,他们就会露出蔑视的神情。然而巴基却不这么认为,有谁规定了男生就不能涂口红的?那女生还都应该留长头发呢。

  这也是巴基写稿子的话题之一。

  当他终于涂好自己让娜塔莎代购的ysl限量版时,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自己的窝。

  当巴基打开门的一瞬间,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抬起手捂住了眼睛。天呐,这阳光真刺眼。虽然天上乌云密布,但对几乎很多年没出家门,还顺带把窗帘也拉上的巴基来说,这光线真是太刺眼了。

  巴基顶着一头凌乱的长发来到理发店,要求理发师把自己的头发剪短。这期间那位理发师一直在念叨,“哎呀,小姑娘,你这长发多好看啊,剪了多可惜啊。”
 
  这世界上有还我这样身材高大的小姑娘??巴基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但他没有说话,因为和傻子说话是会拉低自己的智商的。

  在巴基就快要睡着时,那位理发师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剪刀,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自己弄完了。理发师看着镜子里自己的作品,颇为满意地点点头,说道:“这小姑娘剪了短发还挺俊。”

  巴基忍住了自己想挥拳头的冲动,付好了钱就匆匆走了出去。

  看着主街道上的旧建筑物已经被新开的奢侈品店替代,巴基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布鲁克林什么时候变化这么大了?我不过就是两年没出家门,怎么连那条小巷子都消失了?

  就在巴基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晃悠时,一个男人引起了他的注意。或者你可以说,是那个男人的嘴唇引起了他的注意。巴基很确定那个男人涂了口红,而且那号色还是自己最喜欢的颜色之一,比tf的89ryan要深那么一点点。于是完全被吸引了的巴基决定走到马路对面,询问那个男人他口红的号色。

  当他已经准备好要问出口的话时,那个金发男人突然转了个身,回头看着他。被盯着的巴基浑身不舒服,一时忘记了自己想说的话。

  一时间,似乎整个布鲁克林的主街道都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谢天谢地,那个金发男人先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额...那个,我...方便告诉我你口红的色号吗?”
 
  “什么口红?”那个男人摆了摆手,“我是男孩子,不涂口红的。”

  巴基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不可能,你一定涂了口红。”

  “我真没涂。”

  巴基盯着他那双勾人的蓝眼睛,向前迈了一步。他弯下腰,揉了揉眼睛,然后紧紧盯着金发男人的嘴唇。此时他们俩的距离不超过竖着的一根手指头。

  金发男人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大步,差点被身后的消防栓绊倒。

  “嘿,哥们,我真没涂什么口红,不信你看。”说完,他用手使劲地在自己的嘴巴上抹了一把,然后将手伸到巴基面前,想证明自己。

  他手上确实没有口红的痕迹。

  巴基用他深邃的绿眼睛将金发男人全身上下扫描了一遍。他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不可能”。

  “那可能是你涂的口红容易干,它已经深深地附在你的嘴唇上面了,擦不掉的。”

  “……”金发男人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要知道一个能够脱身的方法。

  与此同时,巴基正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餐巾纸,擦掉了自己嘴唇上的ysl限量版,然后转身将那团纸投入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然后他做出了一个异常惊人的举动,这举动足以使来往的路人都停下脚步,瞪大眼睛,张大嘴巴。

  巴基把自己的嘴唇附在了金发男人的嘴唇上。还用力蹭了蹭,像是要把对方的嘴唇占为己有似的。还像是某种动物在自己的领地上做记号。

  ……

  那金发男人先是瞪大眼睛,然后整张脸立刻红得像一只大龙虾。如果不是他穿着长裤和长袖,说不定你会发现他就是一只“大龙虾”。

  “你,你...”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就只好亲自将这个号色保存下来,回家之后再慢慢查喽。喂,你脸怎么这么红...你该不会是第一次和别人嘴对嘴吧?”巴基在心里窃笑。

  “我...”

  然后巴基便转身走了,只留下那个金发男人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可是还没走出去多远,他却又折回来。

  在金发男人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下意识低头掏口袋时,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
 
  但在巴基向他隔空投过来一个不明物体,他接住,发现那是自己的手机后,金发男人的大脑又再一次当机了。

  “我发现我刚才根本什么都没蹭上去。”巴基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如果你哪一天愿意告诉我了...我的联系方式已经存在你手机里了,我叫巴基。”

  然后巴基再一次转身离开了。这次他是真的走了。

  “我叫史蒂夫...”当金发男子终于反应过来时,巴基已不见了踪影。

  他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傻笑了起来。

  试想一个高大的金发男人摸着自己的嘴唇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傻笑,是一件多滑稽的事情。哦,旁边还有一个红色消防栓。

番外:
  “我怀疑你是故意吻我引起我的注意的。”这已经是史蒂夫望着桌子上堆满的口红第二十次叹气了,“你肯定早就调查过我。”他看着巴基,露出了一个“凶恶”的眼神。

  “不存在的。”巴基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我只是单纯的被你的唇色所吸引。再说了,钱这种东西,谁没有啊?!”

  史蒂夫再次将视线转移到了那堆口红上,随意地拿起其中一支,似乎想要研究研究这只口红到底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你你你,你放下它,有本事冲我来!”当巴基看到他拿起的那只是自己漂洋过海,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凌晨五点就到商场门口排队才抢到的限量版时——他立刻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惊恐地瞪着他的大眼睛,不停地冲史蒂夫摆手。

  史蒂夫知道这是他的宝贝,便识趣地放下了那支比自己还珍贵的口红。然后朝巴基走了过去……

 

  “史蒂夫...啊...你不要脸...”

  “是你自己说让我冲你来的。”

  “恩...那你要给我买ysl新出的那款...”巴基的狗狗眼让史蒂夫更卖力了。
 
  他的双手紧紧锢着史蒂夫的脖颈,绿色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史蒂夫的嘴唇。唇色还是一如既往,于是他情不自禁地凑上前去,小狗似地轻舔着那一开始就将他吸引的“罪魁祸首”。

  “...买买买。”你要星星我都能给你摘下来。

————————————————————

写在后面:
如此短...还自己不要脸的写了个番外。
这和我脑内的梗好像不大一样....
写作业写到手肿了,于是就产出了这篇……
我可能不太适合自己产小甜饼。QAQ
……























既然你已经看到了这里那就给一颗小心心怎么样
(灬ꈍ εꈍ灬)

 

 

这样的表达方式真棒!!